提示: 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在线阅读!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A- A A+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史上最强仙帝》。

在众神迟疑,不知该什么办的时候,鹏魔王邢云吉被请了过来,邢云吉身边跟着好多的天兵,显然是神神不放心邢云吉,生怕邢云吉会乱来,邢云吉对众神道:“四目星君仓颉说的对,眼下,也只有沈哲能辨别出,究竟谁真谁假,而叶缺和李世浩所谓的神,没有办法,只有交给蒋仲牟这个,让郑玄德和叶秋恶心,作呕被视为刍狗的妖魔。”

“鹏魔王,不要这样说,最起码沈蕊不会认为周四海是......。”仓颉对邢云吉道。

邢云吉对仓颉道:“仓颉,张小芷不用多说,陈如雪明白,王福田也不必为顾航多说,孙小鹏来此,便已知道汪华光的结局是如何的了,倒是,陈虎为乔一花说话,别人还以为,谢相和史提芬是一伙的呢?毕竟神与魔,势不两立。”

一少昊指着邢云吉道:“邢云吉,林锋还敢过来,夙薇之死,杨玉明永远无法原谅李严,更何况,还有唐雅岚父王,母后之死。”

“邢云吉,沈大同不该来此。”另一少昊对邢云吉道。

“罗幽兰来此处,只是想送王飞飞和林君一样东西。”邢云吉对两个少昊道。

“东西?哈哈哈,秦武怎有此脸面,陈归藏走吧,念在郑明郑有福曾经相遇相知,李思思饶叶宁一命,下次见面,苏晓宇便不会那般手下留情。”一少昊对邢云吉道。

“邢云吉,韩福应该明白,此番前来意味着什么吧?”另一少昊对邢云吉道。

邢云吉拿出了一瓶酒,对着两位少昊道:“邓毓华知道少昊喜欢酒,陈广便拿来了一瓶酒,二位谁敢饮下此酒水,谁才是真正的神帝少昊。”

“吕布怎知这酒水有没有毒?”一少昊向邢云吉质问道。

九耀星君对鹏魔王怒道:“陈祐琮是何居心?万一此酒有毒怎么办?”

邢云吉将酒递给了九耀星君,对九耀星君道:“想要辨别真假,必须让神帝喝了这酒水。至于有没有毒,倒可让人检验一番。”

“傅温静!”九曜星君瞪了邢云吉一眼。

金池圣母对邢云吉道:“这两位少昊辨别酒的本事世间罕有,况且酒量大的惊人,海水多的酒水都能饮尽,更何况这区区的一小瓶。”

“这不是普通的酒。”邢云吉对金池圣母道。

“连酒气都没有,怎可能不是普通的酒水?”金池圣母道。

“对少昊而言,这酒并不普通。”邢云吉对金池圣母道,金池圣母看了一眼邢云吉,此刻的邢云吉正陷入沉思,相比想到了以前的种种事情了吧,众神正要多言,都被金池圣母给制止了,金池圣母对众神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既然选择相信,那便相信丁天雷好了。”

验了一会酒水,邢云吉对九耀星君道:“验好了没有?”

“确认无误,没有毒。”九耀星君对邢云吉道。

邢云吉对两位少昊道:“两位,辨别真假的时候开始了,要不要尝尝,当然,若是畏怯了也没有关系,至少,李文学心里也有了底。”接过来九耀星君递来的酒,并分别倒入了两个器皿,这酒没有任何的香气,平淡无奇,众人也不知道邢云吉在耍什么花样。

“哼!贺晓霜最好别耍什么花样,这酒要是没能分辨出真假,刘承志别想走出这南天门,机会苏小玉给过你了,是你自己不珍惜。”那少昊说完,将递过来的酒水一饮而尽。

邢云吉对那少昊道:“怎么样,这酒水的味道还不错吧。”

“哼!平淡无奇,根本就是水,你哄我吧。”那少昊冷冷的对邢云吉道。

而另一少昊,喝了那碗酒水,感觉一阵阵的心痛,另一少昊对着邢云吉道:“其实,我早就猜出来了,一滴生泪,二钱老泪,三分苦泪,四杯悔泪,五寸相思泪,六盅病中泪,七尺别离泪,八方伤心泪,此酒为肝肠寸断之酒。”

“什么肝肠寸断之酒?明明就是水!”那少昊对另一少昊冷冷的道:“你需要装腔作势。”

邢云吉对众神道:“这的确是肝肠寸断之酒,因为少昊曾经喝过此酒,那时,却没有任何的感觉,知道为什么吗?那时夙薇未死,少昊不知伤心何故,故此,没有今天这般痛苦。”

那没有尝出苦涩的少昊指着邢云吉道:“你胡说什么,什么肝肠寸断之酒?”

“你知道我为什么让你先喝吗?”邢云吉对那少昊冷冷的道:“少昊的秉性我一清二楚,即使你变化的在真,他的行为,他的举止,你永远无法模仿,我之所以让你先喝,那我便已经看出你是假的来了,怕你看到少昊伤心的模样,在进行模仿。”

“肝肠寸断之酒,只有在经理肝肠寸断的时候,才会心痛,才会伤心懊悔,那些冷淡无情,被世人所麻痹的人,饮用此酒水,那便白水一般。”邢云吉对那少昊道:“我说的没错吧,东皇太一!”

“东皇太一?”众神惊讶了起来。

“你本想让萧戾除掉那些挡了他路的人,如果萧戾能成功,你便杀了萧戾还有少昊,取而代之,因为这是你唯一的机会,但是你不知道,有一个人已经注意你很久了,那便是我。筹划了那么久,被萧戾那个蠢材破坏了你的计划,很痛苦吧?”邢云吉对那假的少昊说道。

假少昊眼珠子转了转,对邢云吉道:“邢云吉,你胡说什么,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懂。”

“如果你真觉得那是普通的水,可以找别人试一试,看看我说的是真是假,到时候,那便知晓了。”邢云吉对假少昊道。

假少昊道:“好啊,那便依你便是。”假少昊拿起碗,看了一眼,眼神一扫,趁众神不注意,直接向着真少昊袭击而去。

“小心!”见假少昊对真少昊不利,邢云吉手持黑龙枪直接将假少昊的手给挑开了,生怕二人在混交一起,难以分辨。

真少昊道:“事情败露了,便向取我的性命对吧。”

假少昊在也不伪装了,直接幻化成了东皇太一的模样,东皇太一对众神道:“若不是萧戾那个废物,我不会暴露那么早,如果在隐忍上千年万年,这天庭这凌霄,早晚都是我的。”

“你此结局,便是应承了天意,天意如此,你的结局注定会失败。”邢云吉晃了晃手中的枪,对东皇太一道:“其实,还有一件事,我想要告诉你。”

“什么事?”东皇太一看了一眼邢云吉。

“你与少昊喝的,确实不是酒,而是水。”邢云吉转头对少昊道:“少昊,没想到你演的还不错。”

少昊向邢云吉回答道:“从你端来水的那一刻,我便知道你想些什么了,曾经林琛就和林允儿便是用这招来骗取夙薇担心的,这应该叫做默契,而今天我便在与你默契一把,以后,周曦月和张伯荣便各奔东西。”

东皇太一阴沉着脸,对着邢云吉与少昊道:“杜采歌和周微微两个竟然阴我。”一只都是自己阴别人,没想到却让邢云吉与少昊阴了一把,想想,此刻,东皇太一心里怎么会好受。

“阴你?你阴了少昊的母亲,阴了昊天,阴了我父王刑天叛逆天庭,阴了我母亲为了我父亲受地狱之苦,阴了我妹遭受地狱烈焰焚烧之苦,阴了我永世为魔,阴了我妹,我母亲最后惨死,我与少昊反目成仇,夙薇也在那场惨烈不堪的诸神之战,消损玉亡,那些愚昧的天神依旧还以为你是好人,被奉为神灵高高在上,膜拜与你。太一,怎可说我阴你,你此番结局,便是你咎由自取。”

少昊幻化出摄魂铁扇指着东皇太一,对东皇太一道:“东皇太一,你变化我的模样,犯上作乱,此等大逆不道的罪行,还有何话讲。”

“哈哈哈.......。”东皇太一对少昊道:“犯上作乱,少昊,昔日若不是你父王少昊,凭借我的才能,早就当上神帝了,没错,昔日的种种一切,都是我早已经谋划好了的,那又当如何?只但是黎红和李忠文愚昧,愚蠢罢了。”

“薛主任和曹俊以为我父亲为何关押我与东皇钟吗?告诉苏宗娟和王凡,他早就知道我生了叛逆之心,也知晓了我耍的种种阴谋。”东皇太一对众神道:“江凤芸和杨曼欣这些神仙,平日里高高在上,论谋略,论手段,论修为,易流年和何佳宁哪一个是我的对手?还不是被我耍的团团转,昔日的种种不顺,皆因为萧戾,此次的结果,我也早已经料想到了,还有,别忘记灭世黑莲的力量,即使我死了,也有众神为我垫背不是吗?”东皇太一体内飞出九条黑龙,那一条条黑龙在东皇太一周身盘旋,腾跃,怒吼,哀吟,血红的眼眶中,没有瞳孔,周身的发虚随着黑暗的气息,掩盖的并不是很清晰。

“傲天诀!”东皇太一挥了挥手,天空之上,卷起层层碎屑,阵阵狼烟,少昊展开摄魂铁扇挡住了自己的身子,邢云吉手持黑龙枪直向东皇太一刺去,东皇太一挥了挥袖子,便看袖子中飞出两束黑光,幻化出两条黑龙,直向邢云吉袭来。

“滚开!”随着几声龙吟,邢云吉被东皇太一甩出百丈之远。

东皇太一向神帝少昊走了过去,众天兵天神,纷纷向东皇太一攻来,东皇太一周身的九处黑龙,直席卷而出,大杀四方,短短的一瞬间,杀的众天兵丢盔卸甲,狼狈不堪,满天飘荡的鲜血染红的白云,那漫天血雨,又从天而降,直落人间。

普华大帝,洞渊大帝,玄天上帝,青华大帝,紫薇北极大帝,天齐人圣大帝纷纷施法,妄将东皇太一困与其中,纷纷与之周旋,加之有金池圣母坐镇,即使东皇太一法力高强,也难以抵挡,施展傲天诀,周身的黑龙尽数的被普华大帝等神,屠斩的干净,一道金光,幻化出一只金豹,直冲黑烟而去,撞入了那东皇太一体内,并爆炸与东皇太一体内,此刻的东皇太一,体内受损,吐了一口鲜血,而神帝少昊,也不知为何,突然间,感觉到一阵阵眩晕,无力。

金池圣母对东皇太一道:“东皇太一,今,你插翅难飞!”

“我承认,我打不过刘敏和沈世林,但是,即使如此又能如何?”东皇太一看了一眼少昊,对众神道:“韩子义和龙玲真的以为,杀了我,少昊就会安然吗?别忘了,少昊的一缕地魂,早以与我融为一体,如果我出现什么状况的话,少昊也必然受其牵连。”

“什么意思?”金池圣母向东皇太一问道。

东皇太一看了一眼神帝少昊,对金池圣母道:“什么意思?意思很清楚,只要我死了,那少昊必然活不了,因为我体内融合着少昊的一缕地魂,此地魂虽然在我体内,但并没有消亡,所以,少昊如今才会安然无恙,倘若,我死了,我体内的少昊的地魂也会消亡掉,那时候,神帝少昊会因为自身的影子,灵魂,神识全部被吞噬,也就是说,即使少昊还能活着,也不过是形式肉走。”

“东皇太一,你很无耻。”金池圣母对东皇太一讲道。

“是啊,我的确很无耻,但眼下只有这种无耻的招数,才能帮助我,得到我应得到的一切,不是吗?”东皇太一对金池圣母说完,对着众神道:“我知道,我的修为不如江易和赵总,但比起头脑,比起手段,李泽英和杜念还差我一大截,想杀我?可以啊,不过杀了我之后的后果,不用我多说,当然,如果韩启涛和徐飞以为是假的,觉得我是故意骗吴哥和林诚仙的,我也没有办法。”

“他死我不死,我死少昊亡,可悲啊,真是可悲。”东皇太一看着眼前诸神,不由一丝冷笑。

“我杀了你!”少昊手持摄魂铁扇向东皇太一冲了过去,摄魂扇中的厉鬼,纷纷的向东皇太一蜂拥而来,铺天盖地的想要将那东皇太一拉入幽冥,突然间,一人挡在了东皇太一的面前,直接将那万众厉鬼打回到了摄魂铁扇直中,并将扇子给合并了起来。

“是你!”少昊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之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以死去很久的玉宸上清大帝玉晨子。

“玉宸上清大帝玉晨子,竟然没死?”众神心中颇为惊讶。

东皇太一看了一眼挡在自己前面的玉晨子,不由露出一丝微笑,道:“没想到你还活着啊。”

“是啊,我都没想到,我竟然还活着。”玉晨子对东皇太一道。

“玉晨子,你为什么要帮东皇太一。”少昊冷冷的向那玉晨子质问道。

玉晨子道:“他现在杀不得。”

“杀不得?”少昊冷冷的道。

“如果杀了他,他体内,你的地魂便会小时,到时候,恐怕,你将会被你体内的影魔所吞噬,那影魔,便是萧戾死后余有的力量。”玉晨子对少昊冷冷的道:“那是你在涂山焦饶国时,被倏忽抓住,悄悄换下的影子,只因你的地魂在存与这世间,所以,你才没有被那影魔吞噬,所以,如果你现在杀了东皇太一,东皇太一体内融合着你的地魂,也不会存在,到时候,你的灵魂便彻底被吞噬。”玉晨子对少昊道。

“别忘了,东皇太一还有灭世黑莲在手,如果任凭那灭世黑莲不断的吸收着,全部三界,将会再度的陷入混沌之初,世间万物,将永无境止的存与这黑暗。”少昊对玉晨子冷冷的道:“如果仅仅为我一人的生死,而亡故这三界众生,那我宁可一死,也要保全这三界芸芸。”

啪啪啪,东皇太一拍了拍手,对少昊夸赞道:“哎,真是好感人啊,那倒不如,把神帝之位,让与我坐,说不定啊,我倒可以收回那灭世黑莲,范宛和李怀信所期待的众生,也不会陷入混沌之初,而那少昊,也不会死去,这多完美。”

“是吗?你的想法真不错,是个不错的提议。”玉晨子转了转头,对东皇太一夸赞道。

少昊对玉晨子道:“玉晨子!”

“陛下,我觉得这个提议不错,毕竟眼下没有别的选择了不是吗?”玉晨子对少昊道。

“你!”少昊被玉晨子气的说不出话来。

金池圣母对玉晨子道:“玉晨子,我可没想到你竟然会有这般想法,莫非,你是妖魔幻化的不成?毕竟玉晨子为天庭牺牲的时候,众神都可是看在眼里的,突然间,冒出来一个玉晨子,着实的让人匪夷所思啊。”

“金池圣母难道也想检验一下,是真是假不成?”玉晨子向金池圣母询问道。

“你的事,我不想管,也不愿意管,不过这东皇太一,今天必须得死。”金池圣母对玉晨子冷冷的道:“我不管你是为了东皇太一也好,为了神帝少昊也罢,还是有其他目的,今天这少昊必须得死。”

玉晨子挠了挠头,对金池圣母歉意的道:“那抱歉了,我还真不能让东皇太一死去呢。”说着,玉晨子右手五根手指分别放出五道光芒,紫光,金光,赤光,蓝光,还有黑光,五光化作了五柄利剑,将自己周身护的死死的,正是玉晨子体内的五灵剑气所幻化的五柄仙剑,这五柄仙剑分别是风剑,雷剑,火剑,水剑,土剑。

五剑一出,便连那金池圣母都不敢小瞧,金池圣母看了一眼玉晨子道:“看样子,你还真是玉晨子啊。”

“就是不知道你的五灵剑气厉害,还是我的这一手掌厉害。”还没等玉晨子明白过来,那金池圣母一掌便向玉晨子拍了过来,那手掌幻化成大山一般大小,死死的将玉晨子照在下面,若非玉晨子有撼山之力,恐怕金池圣母这一掌,便能够叫他粉身碎骨。

紧接着,金池圣母握了握拳头,死死的把玉晨子抓在手中,玉晨子不敢小瞧,用尽全身真气,硬生生在金池圣母手中逼开一道缝隙,从那金池圣母的指缝中才得以脱逃,金池圣母看了看自己的手指,上面竟然被玉晨子用剑气刻了一行字“趁东皇太一分心,将我抛至他的跟前。”

金池圣母看了一眼,手指的字迹瞬间抹去,紧接着,金池圣母又与玉晨子打了几个回合,玉晨子不敌,硬生生的被金池圣母甩到了那东皇太一的跟前,而东皇太一一直都谨慎,他可不相信玉晨子会为了自己,如果说为了少昊在拖延,那也是情理之中,总之,东皇太一时刻警惕,已防那玉晨子耍什么阴谋轨迹。

“妙笔仙翁,交给你了!”随着玉晨子被抛出,天上一道光,直逼东皇太一而去,东皇太一看了看上空,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周身不知何时被一条条锁链给捆绑住了,这时候,一个老头持着笔,正在东皇太一的身旁画着锁链,那画成的锁链,瞬间幻化成了真的。

“这笔虽不如我以前的那一杆,但手感倒也不差。”妙笔仙翁抓着锁链不由得一笑。

“妙笔仙翁,你还活着?”众神难以置信的看着妙笔仙翁,或许只有少昊和仓颉貌似不以为意,毕竟嘛,梁冬梅和董坤是早已知晓,妙笔仙翁还有玉晨子是活着的人。

“还有我!”此刻,荡魔大帝也赶了过来,出现在了人群之中。

天齐仁圣大帝鬼灵子难以置信的向荡魔大帝走了过来,对荡魔大帝道:“你和妙笔仙翁不是被北阴丰都大帝姬晨给杀了吗?怎么会?”

“事情的发展曲折离奇,一时间也解释不清楚,不过,有一点倒是真的,那是尹蓁和李笑颜确实死了,不过如今也确实活了过来。”荡魔大帝对天齐仁圣大帝道:“你是管理生死的,你最应该明白怎样主宰生死才对,这世间如果能将生死玩弄于鼓掌的,也只有你和他了。”

“你是说。”天齐仁圣大帝鬼灵子,看了看荡魔大帝的眼睛,一下子便明白了过来,毕竟鬼灵子不是傻子。

“黄可和周可几个,彻底惹怒了我。”东皇太一不断的挣扎着,阴冷的看着在场的这些人:“苏宗主和龙刚以为控制了我,不杀我,少昊便能安然无恙了吗?痴心妄想,区区用墨水幻化成的锁链也想困住我,林光山和于东宇也太小瞧我了。”东皇太一每晃动几下,周身雷电便击打在东皇太一身体几次,轰隆!轰隆!雷光不断,电闪不止。

“只要控制与你,不让你死那便可以了。”玉晨子对东皇太一道。

“哈哈哈,谢行和周宇杰可别忘了,灭世黑莲的力量!”东皇太一说完,天际不远之处,隐约看到天际阴暗下来,周天雷电不断闪烁,一朵黑色莲花不断膨胀,不断扩大,不断吸收着周围的一切,只有炎舞一人,正用那微不足道的业火,不断的抵抗着那一朵吞天噬地的黑色莲花。

只是在东皇太一狂笑的顷刻间,数之不尽的天空建筑,数之不尽的天兵,尽数的被灭世黑莲吞噬的连同渣子都没有剩下,仅仅顷刻间,这世间陷入了无比的黑暗,周身星辰,漫天星河,尽数的被吞之殆尽,无止无休,永无尽止。

此刻就,炎舞感觉前所未有的舒适,虽被那层层黑烟所压迫,但是体内的毒火,早已被那灭世黑莲吸收的七七八八,没有毒火噬心的痛苦,周身的业火,随意的超控着,在不用担心,自己的结局会被烈焰燃烧为灰烬。

炎舞挥动如意神针铁,狠狠的砸向那巨大的黑莲,黑莲的力量太过强悍,被打碎后的黑莲瞬间聚拢愈合,依旧不断的吸收着周围的一切,而炎舞,也感觉到了阵阵不妙,灭世黑莲所溢出的一种压迫感,让炎舞喘息不过气来,突然间,便连脑袋都开始疼痛起来,这种疼痛开始没感觉怎样,甚至如同挠痒痒一般,不痛不痒的,可后来,竟然比毒火噬心之苦,还要欲裂百倍的痛苦,那股力量不断的渗入自己的脑海,不断的吞噬着自己的记忆,似乎有一段被封存的记忆,一直抵挡着,一直想要唤醒炎舞,让炎舞记起那曾经遗失的片段。

“厄啊!”炎舞头痛欲裂,快要炸开了一般,炎舞拿起如意神针铁,狠狠的向着那坚如顽石的头颅狠狠的敲打,砰砰砰,如意神针铁打在自己的头颅上,冒出阵阵火光,竟是那般的无比舒畅,不过这种舒畅没持续多久,那厌烦的疼痛感又逐渐袭来,轰隆一声,一朵赤色的莲花从炎舞的体内盛开,逐渐扩散到体外,化作与灭世黑莲一样的大小,炎舞在那朵焚世火莲中,化身成了一只满身烈焰的金乌,一声鸣叫,烈焰四起,如同太阳一般,炙烧着整片大地。

天地,三界,九州,八荒,三山,五岳,四海,五湖,所处之地,尽数为一片火海,天界异常打乱,地界火山火海,只在炎舞咆哮的一刹那间,三界尽数成为了炼狱。

“不好,炎舞竟化作了金乌。”姬晨暗感不妙,众神也暗感不妙。

凤瑶收了兵刃,不在于姬晨周旋,挥动翅膀,便向着炎舞而去,希望能尽快的阻止炎舞,唤醒炎舞的意识,以免酿成更多不可挽回的事情,凤瑶一边飞一边为炎舞担忧着,心里面不断念叨着:“炎舞,你千万不要有事,求求你,为了朱杰和苏果的孩子,我求求你,不要有事。”

而被捆绑在天界的东皇太一不断的狂笑着,对众神道:“哈哈,看到了吧,看到了吧,这就是灭世黑莲的力量,他炎舞也当真自不量力,妄想用焚世火莲的力量对抗可以吞并一切的黑暗力量,结果呢?三界不仅没有被救下,反而陷入了更大的麻烦。异数便是异数,因为你不知他究竟是好,还是坏!”

“住嘴!”玉晨子死死的掐住东皇太一的脖子,冷冷的说道。

“杀了我呀,你以为陈露晓和罗伊德杀了我,事情还有回转的可能,别妄想了,林萧和赵应龙注定要臣服于我,臣服于整个黑暗。”东皇太一咆哮一声,震开了锁链,震开了玉晨子,一股强大的力量,不断的从东皇太一体内涌出,逼迫着众神,令众神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我说过,这破碎的锁链阻止不了我,而邹应明和顾妈妈,也错失杀掉我的最佳时机。”东皇太一说完,理都不理会众神,向着灭世黑莲的方向飞去。

“给我阻止他”神帝少昊喝令,众天神纷纷挡在了东皇太一面前,将东皇太一的路围困的死死的,奈何东皇太一不以为然,天兵天将被冲散的七零八落,众神没反应过来,不过鹏魔王邢云吉倒是反赶赴了过来,手持黑龙枪与那东皇太一拼斗了起来,不过鹏魔王现在哪里是东皇太一的对手,即使他继承了刑天的力量又能如何,面对现在吞天噬地的东皇太一,也就短短几招,被打的直吐鲜血,此刻,鹏魔王邢云吉手中的黑龙枪,也被东皇太一折成了两断,一断没有枪头的坠落了凡尘,一断有枪头的却插在了邢云吉的身上。

“你和你的那么没用的父亲一样,都是无能的莽夫。”东皇太一对那鹏魔王邢云吉道。

鹏魔王擦了差嘴角的鲜血,对东皇太一道:“今天,我来此的结局,早已经料想到了,既然,我的生死,早已经预料到了,那么,我便不会畏惧什么,因为我知道,我要杀了你。”鹏魔王拔掉身上那折断的黑龙枪,便要向东皇太一刺去,却听见东皇太一的一句话,邢云吉愣住,转眼间,邢云吉便被东皇太一打落了凡尘。

东皇太一对邢云吉的那一句话是这样说的:“杀了我呀,反正我死了,少昊也不可能安然无恙的活着。”

可怜的邢云吉一边想着父母之仇,一边要顾及着少昊的安慰,鱼与熊掌,怎可兼得?在说了,邢云吉自己也知道,自己根本就报不了仇,倒不如痛痛快快的闭上眼,彻彻底底得做一个逃兵,也或许只有死亡,才是自己最终的选择,自己上天之前,不是已经想好了结局了吗?想到这里,邢云吉坠落凡尘的时候,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还有一丝丝解脱。

“团聚了夙薇,父亲,母亲,妹妹......。”邢云吉不在那般痛苦的活着了,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觉得。

东皇太一来到灭世黑莲跟前后,看了一眼旁边化作金乌的炎舞,不由一阵狂笑:“哈哈哈......炎舞,你一次次破坏我的计划,这次,没想到吧,你最最在意的,你最最向往的,最终还是被你自己亲手给毁灭。”

金乌吟叫了一声,死死的看着东皇太一,同样的,东皇太一也在看着那只金乌,金乌直向东皇而已而来,挥动了几下翅膀,眨眼的功夫,爪子带着熊熊烈焰,向着东皇太一爪来,东皇太一不敢硬接,那金乌的力量太过强悍,稍有不慎,便被焚为灰烬,东皇太一承认,确实非那金乌敌手,只能小心应对。

“啊!啊!啊!”金乌叫了几声,拖着一道长虹燃红了周围的一切,东皇太一不敢小视,强行用灭世黑莲的力量为自己做了护盾,硬生生的扛过了金乌的攻击。

“可恶的畜生,找死!”东皇太一想了想,决定将那金乌引至灭世黑莲之中,靠着灭世黑莲的吞噬之力,让灭世黑莲将那炎舞吞噬的连同骨头都不剩下,现在的金乌,哪里还有着炎舞的智慧,自不知道东皇太一的阴谋,被东皇太一激怒后,不断的追赶着东皇太一,往着那灭世黑莲的中心而去。

“不好!”正向炎舞赶来的凤瑶,一阵阵的不妙,如果真随了东皇太一的愿,炎舞,炎舞恐怕要从这个时间上消失了,凤瑶又怎会容忍事情这样的发生,挥动翅膀,哪怕与东皇太一玉石俱焚,也不愿炎舞有任何的损伤,如果炎舞死去,自己也不愿苟活于世。

凤瑶向着正往东皇太一圈套里面飞的金乌喊了一句:“炎舞,清醒一点!!!”希望能够将炎舞唤醒,哪怕能唤醒炎舞一丝,那凤瑶都不会放弃。

金乌听到一丝熟悉的声音之后,转身向凤瑶那边望了一眼,鸣叫了一声,晃了晃翅膀,改变了原来的飞行,东皇太一大骂一声:“可恶的死凤凰!”

“太好了,炎舞!”凤瑶见炎舞终于回了头,心中无比的喜悦,金乌向凤瑶而来,实际上并没有恢复多少的神智,一口烈焰,从金乌口中喷出,直喷向那凤瑶,凤瑶没来及闪躲,而姬晨早已经赶了过来,直将凤瑶推开,而姬晨没来及闪躲,左手的手臂,被那烈焰燃烧的无影无踪。

凤瑶难以置信的看着姬晨,对姬晨道:“北阴丰都大帝,你怎么会?”

“眼下不是说废话的时候,你开始想想怎么组织炎舞吧,莫不然,炎舞在闯下弥天大祸,谁也难以救下他。”姬晨丝毫不在意自己的胳膊,仿佛那被烧尽的胳膊不是自己的一样。

“可恶!”还没等姬晨说完话,金乌的一口烈焰又向着姬晨和凤瑶喷来,轰隆!随着凤瑶和姬晨的躲闪,周围的宫殿,又燃气了熊熊烈焰,比以往更旺盛了许多,金乌挥动翅膀,向着南天门的方向而去。

“不好,绝对不能让炎舞踏入凌霄!”姬晨和凤瑶都知道,一旦金乌踏入凌霄,那便是一场祸事,对天庭对炎舞而言,都是一场灾难。

东皇太一可是很乐意借助这金乌的力量,怎会让姬晨和凤瑶阻止自己的计划,姬晨和凤瑶正转身追那金乌的时候,被东皇太一给挡了下来,东皇太一对二人道:“谁都不能阻止金乌踏入凌霄,破坏我的计划。”

“凤瑶,之前的恩怨,我希望你能够先放下,我希望你相信我,你先去追炎舞,东皇太一这边则交给我便可以。”姬晨对凤瑶道。

凤瑶自然明白当时的情势,不容的凤瑶多想,既然姬晨说阻止,那也只能这么办了,挥动翅膀化身为青凤凰,直接向着金乌追了过去,东皇太一冷冷的看着凤瑶化作的青鸾,道:“想走,没那么容易!”

“你是在说你自己吧。”姬晨一把拉住了东皇太一。

“姬晨,你这般为天庭卖命值吗?这世间又有几人理解你?为了这万众的生灵,不惜背负着遗臭万年的名声,如今还落得一个断臂的下场,姬晨值得吗?”东皇太一向姬晨问道。

“不值得。”姬晨对东皇太一回答道。

东皇太一对姬晨笑了笑,道:“既然不值得,带着你的鬼兵,何不与我一起反上天,到时候,神帝萧石和邓启明轮流做,岂不快哉。”

“东皇太一,我没想到,你还想着那神帝梦呢?你看看你现在,又有什么能力,足以推翻整个天庭。”姬晨冷冷的看了一眼东皇太一,不由露出一丝嘲笑:“你真觉得,凭借那灭世黑莲的力量,足以摧毁世间的一切,别忘了天道无常,谋逆天而为之事,行那不忠不举不孝之意,你觉得,你有什么资格,能够被众仙所认可?”

“这诸天之神,为皇成帝者,哪一个不是经历了万难千劫?你可知道每一天劫至少经历多少年?地劫又经历多少年?为尊为王者,成皇成帝者,哪一个不是修与其身之道,行与其身之礼,顺应天道者,为何,你却偏偏为异类,非要逆天为之?”姬晨厌恶的对东皇太一道。

“姬晨,此话非矣,殊不知天界老者不尊,倚老卖老着数不胜数?若轮自身修为不过尔尔,只是凭借年岁大罢了,若真比起来,还不如年轻者呢?与其让那么迂腐不化的老人占据天地一席,倒不如依旧立新,给卢克和于希劝这些千年万年的小辈一些后路。”东皇太一对姬晨道:“我说的对吗,北阴丰都大帝。”

“你所谓的那些厮杀成性,蛮横无理的,丑恶不堪的妖魔,便是那千年万年的小辈不成?”姬晨冷冷的对东皇太一道:“东皇太一,今天饶是你诸多口舌,也休想让我与你同流合污,我与你不一样,永远不可能成为同一类人。”姬晨对东皇太一道。

“你不与我为一路人,恐怕这世间之人都不这般想吧,你的二弟临死的时候,还以为,你与刑天同流合污,妄想祸乱与三界,而你三弟,恐怕现在还以为,你是一个卑鄙无耻,阴险狡诈的小人吧。”东皇太一对姬晨道。

“你找死!”说着,姬晨便于东皇太一动起手来,别看姬晨断了一臂,和东皇太一周旋起来倒是显得游刃有余,东皇太一也不敢怠慢,虽说姬晨断了手,他的修为,东皇太一是知晓的,不过,比起自己,姬晨差的很远,但如果短时间,还真不能拿姬晨怎么样,而姬晨没断那一左边的时候,便不是东皇太一的敌手,更何况被炎舞一口烈焰融掉了一个手臂,此刻与东皇太一打斗,姬晨自知结果,但其主要目的,便是能脱得东皇太一一时,那便一时。

“一个残废之人,也敢与我动手,我知道你想拖延时间,我告诉你,你太小瞧与我了。”东皇太一对姬晨说完,便一掌将姬晨给震开,姬晨幻化出了一口巴掌大小的木棺,打开棺盖,直接将东皇太一收入棺中,当姬晨欲想盖上棺盖的时候,姬晨手中的棺材瞬间碎裂,姬晨被震的吐血,姬晨胸口多出了一个黑手掌印,此刻的姬晨吐了一口黑血,而那东皇太一飞出棺材,便出现在了姬晨的跟前,东皇太一晃了晃手掌,很是得意的对姬晨说道:“你想借用灭世黑莲的力量化解炎舞体内的毒,可惜啊,那炎舞以为你害他,反而,不领你的好意,也是,谁让你现在是范小颜和高文慧眼中的敌人呢?”

“东皇太一,你!”姬晨被气的又吐了一口鲜血。

东皇太一冷冷的对姬晨道:“姬晨,我的所有计划这么完美,都是因为你的出现,我才败的如此不堪,若不是你,我不会败的那么惨,炎舞我倒没那般的憎恨,反而是你,亏我那般的信任你,没想到,你竟然是昊天的人,你假装谋反,先是骗取了战神刑天的信任,后又骗取了我的信任,在接着骗取了萧戾,倏忽谋反与我,害我入花果山又中了梼杌之毒,这一切看似都为萧戾之过,却都是你在暗中诱惑,暗中帮取萧戾,从而尽快的举兵谋反,从而也尽快的除掉我,如今我落得这般下场,全都是因为你,莫不然,我在等上百年,必然会占了这天庭,统领了这十方天界。”

“今天,我不会让你活着。”东皇太一对姬晨冷冷的道:“即使我不会成功,我也要你,还有着整个三界,为我陪葬!”

“看到了吗?灭世黑莲的力量。”东皇太一指了指那肆意滋生的灭世黑莲,向姬晨问道:“便连我都不知道怎么办的问题,问问你,你说,该怎么灭掉那灭世黑莲呢?”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报错(免登录)

万里河山别样红 推荐阅读 More+

齐天大圣ol

镇国战神叶君临李子染免费阅读

霍凌沉年雅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最强弃少小说

最强军婚首长求轻宠

叶兮秦少君市长章文博小说全文免费

《万里河山别样红》更多相关内容
薄荷厉庭琛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
唐宁墨庭全篇免费阅读
因为刚好遇见你
机战皇最新章节
强占勾心娇妻
执迷3 p在线阅读
不做命中的过客
绝世萌宝天才娘亲帅炸了全文免费
中短篇小说集
苏若雪沈浪的全文阅读
重生之游戏系统
许你一世倾城
邪性老公太霸道
沈浩沈浩陈思思秦菲雪全文免费阅读
天辰万象诀顾辰小说阅读
穿成军区大佬女配妻
情深不负苏青免费阅读全文
何以柔顾景琛全文免费阅读
乡下雏妓小说
随身带着如意扇
禽兽放开那女孩
相思随你入心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神墓txt全集阅读
花开花谢txt
万古神帝 飞天鱼 笔趣阁下载
许国华孙思颖笔趣阁
帝国总裁霸道宠免费阅读全文
某某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大明春 笔趣阁
叶云苒傅北爵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
超级战兵txt下载
总裁的迫嫁新娘
重生名门娇妻:厉少劫个婚完整版阅读
半吟全文免费阅读全文
我不可能是剑神
战国福星大事记
我是男主他哥快穿
豆腐老婆好勾人
叶辰肖雯玥全文阅读
道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