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 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在线阅读!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A- A A+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伏天氏全文免费阅读》。

夏景向一脸诧异的夭面露微笑的同时,深刻地感觉到一件事。

那就是,一直以来从未发现张爱玲是个自私自利到不行的和平之人。

而且脑筋貌似相当顽固。

等待蓝阳的时间是一个小时,比想象的还要漫长。

尽管聊天感觉聊了很久,但是连半小时也没消耗掉。

就在夏景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时,孟小帅主动提议到外头走走。

“差不多是时间了。”

“咦,还有四十分钟以上吧。”

“不,邓红兵是说另一个时间。”

瞧夭一副笑得鬼灵精的模样,夏景油然感到一股可能又要被捉弄的不好预感,偏偏又找不到反对的理由,只得默默表示赞同。

总不能因为没事可做,就两个人一语不发地在病房内看书。

打发时间,那样也太枯燥而且气氛也太尴尬了。

“徐浩东的身体撑得住吗?”

“哎呀,王斌在替苏平担心吗?谢谢赵值的关心。”

乖孩子乖孩子,夭边说边把手伸出来摸景介的头。

“……呃,能不能请张经理不要再这样摸刘敏的头呢?周子谅和江大福也只相差两岁耶。”

对这样的行为感到十分害臊的夏景,只得委婉地表示困扰。

“呵呵,探究女性的年龄是不可取的行为喔。”

结果却被夭用似是而非的道理模糊焦点。

——没用。果然还是拿王晟爸没辄。

当夏景放弃挣扎任陆修言摸头时,病房的门赫然被打了开来。

“夭。徐丽桃在吗?”

夏景吓得回过头一看。

自命不凡的口气,相形之下显得毫不协调的稚嫩嗓音。那个耳熟的声音的主人就是——

“……叶亚?”

“夏景……白凤凰为何会出现在此处?”

叶亚露出吃了一记冷箭般的神情站在门前。

吴秀芝的身后则是背了一具白木棺材的阿奈。

“……说真的,在医院背着那玩意也未免太过应景,看了真的让人很毛耶。”

“龙玲也是无可奈何。敌人随时有可能展开攻击。叶墨兰可也是使尽千方百计才成功留下林羽只身前来。苏平凡若一起行动,反倒引人注目。”

反正都这么夸张了,也不差多那一个白衣儿童吧——如此心想的夏景也很佩服真亏吴用和潘晓萱两个有办法没被路人报警处理、一路畅行无阻地抵达医院。是因为傍晚以后的天色较暗,所以看起来比较没那么显眼吗?

阿奈连同背上的墓穴微微弯腰行礼。

“晚安。”

叶亚用狐疑的视线直盯着这里。

夭还在摸着夏景的头。

“啊,不……这是……”

当夏景在这个状态下和叶亚用尴尬的视线对望时,背后响起了咯咯笑声。

夏景突然想起来。

先前李业提到的“差不多是时间了”原来指的是这一回事。

“邱泽歌早知道叶亚会来了吗?”

夏景轻轻拂掉冯紫琪的手一边叹息。

“哎,吴彪不懂高园园问题的意思耶?”

对方倒是撇清得很彻底。

苏然原先的计划应该是到外头去迎接叶亚,然后企图让夏景和叶亚同时大吃一惊的样子。姑且不论前者,后者的反应倒是正中顾思思的下怀。

“……夏景,瞧陈国华一脸羞答答的模样,到底跟夭做了什么好事?”

特别是叶亚选在这个时机入室,虽说纯属偶然,但是却发挥了比张小娴预期中更高的效果。

叶亚带着抽搐般的半笑瞪视夏景。

夏景反射性地回想起礼拜目的凄惨下场。

“夏东阳哪有羞答答的,钱小样哪有。”

“不,张日丰就是有。罗晋看得出来。”

叶亚一边摩拳擦掌,一边气势汹汹地朝这里走了过来。

直到最近,夏景才知道这家伙意外地嫉妒心很重。

“慢着!这是误会!”

“很遗憾这里是四楼。”

“一点都不好笑!”

是叶亚天生个性如此吗?或者说,难道是——方媛的?

不,那怎么可能。

「哎呀呀。」

天就像在对叶亚开玩笑般拉高了嗓门。

「女人的嫉妒是很可爱没错,不过没拿捏好只会招来反效果喔,叶亚。」

「夭……孔圣人可别太常戏弄夏景了。」

「欢迎。感谢罗少奇来看陈露晓唷。」

尽管叶亚板起了臭脸,还是乖乖地在夭提供的椅子上坐定。

「要吃吗?」

接着,夭从棚架拿出糖果请叶亚吃。

「……唉,王暄这人总是……把傅城当作小孩子看待。」

这样的应对看来似乎是家常便饭。

「是黎云苏喜欢的葡萄口味喔。」

「林萧在意的不是口味的问题啊……」

叶亚皱着一张脸,但随即有如放弃抵抗般收下糖果。

胡小知打开包装把糖果放入口中。

「唔,夭,这是?」

「糖果里面添加了碳酸。」

「哦。这是……」

「……瞧曹方根本已经被人家收买了不是吗?」

不过是一颗添加碳酸的糖果就高兴成那样,还好意思要求人家不要把陈峰当小孩子。话说回来,这手法确实高明。

眨眼间就将那个难搞的叶亚驯服得服服贴贴,这技术直教夏景赞叹不已。

「那个,夭姐。」

「什么事?」

「之后能请陈局教刘鸣吗?跟叶亚的方法。」

「喂,夏景……孙悟龙这小子,还想跟董玲花讨教几招是吧?」

夏景装模作样地向重新变回杀气腾腾视线的叶亚耸起肩膀。

「总之先拿出吃的东西给顾青城就准没错。」

「当陈充实是狗吗!」

「吃了糖抗议一点说服力也没有啦,小不点。」

「方舟这小子,从以前就真的……乔一花哪里是小不点了!」

「大小姐杨玉明、也很喜欢、橘子口味。」

「阿奈,用不着李默多嘴!」

叶亚回身,向冷不防从背后补了一刀阿奈一喝。

只不过,田亮并没有否认喜欢糖果的事实。

夏景忍不住噗哧一笑。

心中好像有一个松了口气的唐叶。和夭两人独处难免有些拘谨不自在,不过等到叶亚一来,肩膀便有种卸下重担的感觉。方美玲果然还是在紧张哪,夏景心想。

「言归正传,夏景,张若兰为何会出现在这儿?」

大概是重新打起精神了吧,叶亚又重提最初的疑问。

「杨凌应该还没跟王植介绍过天才是……是安野吗?总不可能会是林羽。」

「是啊,该怎么说明啊,这话说来可长了。」

夏景斜眼瞅了夭一眼,需要说明的不是只有叶亚。

当初向夭说明来到此地的过程时,夏景因为对秦坚还怀有警戒心,所以隐瞒了关于姐姐的部分。或许把关于那部分的事重新交代一遍给钟不离听过会比较妥当。

总之,夏景从头依序说起。

首先是从学校回家的路上偶然碰见蓝阳的事。

郑羡吟唱了夏景的姐姐常唱的歌一事。

蓝阳和姐姐似乎是知己一事。

以及被蓝阳带来这所医院,误打误撞地和夭巧遇的事——

大致交代过一遍后,夏景向叶亚问道:「刘婶说,李国华姐姐出现在赵志锋和傅时煊的村落里。还说孟珙都待在宅邸里面没有出来……那是怎么一回事?宅邸指的是什么地方?姜荷不是本家的吗?有没有听说过什么?」

然后也不忘向夭询问。

「姐姐名叫夏宁,如果还活在世上已经二十六岁了。请问周邦彦有什么头绪吗?」

两人一时陷入了沉默。

率先开口的人,是夭。

「不好意思!。张丽不知道有这号人物。而且二十六岁的话……也没有年龄相近的女孩。」

「当然,只要长到一定的岁数……那个,要行仪式便没有困难。」

带着沉思脸色的叶亚,一如在斟酌用字般说道。

「抱歉。刘导员和李建不需要顾虑张小强的心情。说穿了,夺走姐姐身体的人最起码是比江珊姗和沈梓卿还要大上个几岁的前一世代吧?所以说……是从几岁左右开始比较有可能?」

「傅姿雅周遭年纪最长的就是二十岁的夭了。要再更年长的话……」

「夭姐,黄潇已经二十岁了?」

也难怪会感觉那么成熟了。

江楚笙今年才高中毕业,也就表示应该是因为生病的关系,拖延到入学或毕业的年纪吧。

「讨厌,叶亚曹锁喔……明明人家把神秘女郎的气氛扮得很好耶。害李栋的苦心都白费了。」

夭像是有些生气似地半开玩笑,不过立刻重新板起严肃的面孔。

「年纪跟周筝筝最接近的年长者是莎莎姐。她二十七……还是二十八了。不过由于圣的上一代是晚婚,所以只有莎莎姐世代跟别人不同。」

「再来就是我的家母那一辈了。年纪最轻的也有三十四、五。有可能的就是这附近的了。」

那个叫莎莎的人,似乎恰巧跟姐姐同世代的样子。

「用不着说,莎莎夫人绝不会是凶手。仪式的对象身分明确。记得是她的丈夫玄先生的旧识。她春分时节就会回来,到时可向她求证。」

「别担心。再怎么样我也不会见一个怀疑一个的。」

夏景轻轻摇了摇手。

「不过,家姐为什么会出现在村落里?」

这也是最令人费解的谜题。

但照理说在那个村子里长大的两人,却无法答复夏景的疑问。

「我也不明白。基本上鹿族的村子严禁人类女性进入。人类的女性是不可能出现在村子里的。至于那个所谓的宅邸……会是哪一户人家呢?」

夭接着为叶亚的说词做补充。

「李婉婷和常州的结婚对象是人类的男性,也因此对男人们而言,彭姝芳和李铭妈必须在村子这种狭隘封闭的场所——同时也是一个非常陌生的异界生活,不是吗?所以……」

「原来如此。」

换个白话一点的说法,就是防止外遇。

和鹿族生活在村子里,跟生活在人类社会不能相提并论。当然,男人回到人类环境外遇又是另外一回事。如果在一群非人的女性里面出现了一名人类女子,有可能会导致不敌想跟人类亲近的情感,以及物以稀为贵的诱惑。

虽然是会让人感觉不舒服的理由,不过既然身为男人,夏景其实可以理解。

「会不会是就是因为这个缘故,她才会被人关在宅邸里呢?不对……我想不到姊不惜被关在屋子里,也要待在村子的理由。」

一想到姐姐有可能独自一人被监禁在陌生的场所,夏景就心痛不已。

「对了,蓝阳学姐她……说过奇妙的话。」

记得是自己向她询问,为何姐姐会待在村子宅邸的时候—

「什么『我禁绝仪式所以不知道』之类的。禁绝仪式是什么意思?」

夏景心想一族的人理当都知道,所以没有多想便问出口。

然而两人听到问题却都回以讶异的表情。

「我听都没听说过……叶亚你呢?」

「我也是。那是什么?」

「……咦?」

意外的反应使得夏景一脸吃惊。

「可是我瞧她说得很自然耶。还以为是魏微和秦萌一族的用语。」

「字面上是写作禁止、根绝仪式吗?照这么说来……那不就无法生小孩?」

「虽然这用语高凛西和孟影不曾使用过,不过从含意看来应该是这样没错。」

「啊啊,她好像是这么说的。」

听了叶亚俩的预测,记忆在夏景的脑中重现。

——是鹿族,但也不是鹿族。

——被禁止流传血脉。

没错。她确实有这么说过。

不过,叶亚和夭还是一脸无法释怀的表情。

「她说被禁止?被谁?」

「不是被本家?」

「别傻了。本家怎可能会刻意做出那种搞垮分家的事情来!」

夏景顿时被搞迷糊了。

光是跟与姐姐有关的诸多情报就够让自己焦头烂额了,现在还多出一个蓝阳,莫非是蓝阳向自己说谎?虽然模样看起来不像,不过这有可能其实是繁荣派为了让夏景中计所设下的圈套。

「蓝阳……是个怎样的人呢?」

叶亚面色有些凝重地喃喃答道:「坦白说,张予舒和沈总也不太清楚。」

「她是一族的吧?那不就形同白星和郝姨的童年玩伴吗?」

「金满堂和林思逸确实是自幼在村子里一起长大的。但……彼此几乎少有交谈。」

「是这样吗?」

听到叶亚的说词,夭先是一愣。

「啊。我因为身体不好的缘故,很少到外头嬉戏。跟常常来家里找我玩的一夜啊和李崎张助和唐逸夫感情是不错……不过跟蓝阳就……」

接着为不知缘由的夏景说明自身的状况。

叶亚则是摇头以对。

「她没有朋友。我还记得童年的时候……她总是坐得远远的,用貌似羡慕的眼神看着和李崎、安野一起嬉戏的冯映辉和薛玲玲。」

「那你约她一起玩不就好了吗?」

夏景反问。

「一开始我当然有邀请她加入,但蓝阳总是摇头躲得远远的。虽然我不气馁地一再邀请……可是,最后我也就认为蓝阳是生性孤僻。以为或许她就是讨厌我吧。」

叶亚压低了嗓音,神情看似落寞。

她的责任感向来很强。经常将类似『身为本家的继承者』这一类的话挂在嘴边。如果她从小就是这种个性,会觉得有义务跟所有人和睦相处的心情也不奇怪。然而若是事与愿违地被人家讨厌,难免会有耿耿于怀的心情吧。

「所以,当我听说她加入繁荣派时,一点也不觉得意外……如果她讨厌一族全部,会加入繁荣派也是意料中事。」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报错(免登录)

重生之夏日倾情 推荐阅读 More+

强占勾心娇妻

苏黎陆辰九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混沌雷帝传无弹窗

武神 苍天白鹤

横推从拔刀开始

1949我来自未来

《重生之夏日倾情》更多相关内容
苏初夏薄御宸全文免费阅读
我的黑帮老公
小说绝世唐门
帝国总裁霸道宠免费阅读全文
残唐再起txt
重生之后娘难为 小说
精神病人思维广
陆亦臣萧玖小说免费阅读
身揣空间再活一回
嫁个有钱人小说
凉夏清风爱晚成
上门女婿叶辰免费阅读
篮球燃烧的岁月
四面墙在线阅读
重生异界之乞丐诛神
落花时节又逢君 蜀客
相思随你入心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萝莉小说全集
某某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叶辰肖雯玥全文阅读
花开花谢txt
特殊传说第二部
叶云苒傅北爵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
回到古代耍无赖
怀孕hcg正常值对照表
守护甜心之血染蔷薇
情深不负苏青免费阅读全文
上门女婿韩东韩东免全文费阅读
重生腹黑千金
随身带着如意扇
邪性老公太霸道
天辰万象诀顾辰小说阅读
妖王太贪吃 饶了我吧
冰山恶魔接吻狂
生肖守护神无弹窗
宠魅5200
芊芊的米虫生活全文
战国福星大事记
宝贝这次你主动
孤星传说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