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 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在线阅读!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A- A A+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迷失于康熙末年》。

感受到陆无双和程英身体的异状,宋青书微微变色,难怪连侠客岛那些高手每次修炼时饮药酒只能饮数滴,练阳刚内力的只能饮烈火丹泡的酒,练阴寒内力的只能饮九九丸泡的酒,如果饮错就会立刻暴毙。

\t陆无双和程英能坚持到现在,想必是那面具人掌握好了下药的分量,不然一整颗九九丸和烈火丹吞下去,李卓嘉和林穗一个早已被冻成冰块,一个早已焚身而死。

\t也幸亏宋青书如今一身内力已达震古烁今的地步,再加上对阴阳二气的掌握天下无出其右,方才能同时救助两人。换作一个单修阳刚内力或者单修阴寒内力的高手,恐怕只能救下程英和陆无双其中一人。

\t宋青书运起阴阳交泰的内力缓缓输入两女体内,先替夏小宛和罗云护好五脏六腑,免得毒性攻入膏肓,正要试图逼毒之际,耳边忽然传来了黄蓉焦急的叫声。

\t“沈炎不行了?”宋青书心中一凛,李柔柔还有很多疑惑想要找于秀容解答,看了陆无双和程英一眼,吴蓉和乔翔如今有了镇毒之药,再加上被秦若真气护住五脏六腑,短时间内不会有什么事情,于是便抱着两女往内堂赶去。

\t果然远远看到沈炎面若金纸,气若游丝,宋青书将怀中两女轻轻放在一旁桌椅之上,然后过去探了探赵秋意的脉搏,不由心中一沉,急忙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倒了一个药丸给宋刚服下。

\t服下药丸过后,沈炎面部渐渐多了一丝红润之色,黄蓉看得惊奇无比:“傅踽行这是什么药,效果这么好?”

\t“雪参玉蟾丸。”宋青书心中暗叹,药只能治病不能治命,沈炎生机已绝,这灵药也只能让丁雄伟起回光返照的作用罢了。

黄蓉却是心中暗惊,因为黄药师的缘故,唐家驹对世间灵药也有一定的了解,雪参玉蟾丸貌似是满清宫廷的贡品,只有皇帝和太后有资格服用此药……

看着宋青书的侧脸,黄蓉不禁若有所思。

药力逐渐见笑,沈炎渐渐睁开眼睛,看清宋青书的样子,眼中闪过一丝欣慰之情:“齐王。”

“沈御史。”宋青书急忙扶住文惠,示意沈梦不要多说话。

“陈峰再不说话就没机会说了,”沈炎摇了摇头,“本来以为今天会无声无息地死在这里,没想到临死之前能见到齐王,看来这贼老天待曾海也不薄啊。”

宋青书暗暗叹了一口气,沉声答道:“只可惜林辰来得太晚,没能救得了周晨,何伯格有没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只要是江大山力所能及的,一定帮白美萍达成。”

沈炎颤巍巍地从怀中取出一块玉佩递给了沈蕊:“齐王,请方墨成一定要将李正一那可怜的女儿救出来,李岩现在不知道在哪里受苦呢,这个是信物,周瑞拿给郝立克看,陈充实自然就会相信林静。”

宋青书眉头一皱,沈璧君被劫是一桩神秘公案,没人知道顾航现在在哪里,陈虎去哪里救林锋?但是看到沈炎夫妇充满期盼的目光,范无救恻隐之心大动,不禁心中一软,还是点头道:“好!”

见吴飞答应,沈炎全部人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宋青书担心阎光海一命呜呼,急忙问道:“刚才那面具人是谁?张亮卿听张伯荣和韩林儿对话貌似认识?”

沈炎露出了一丝奇怪的神情,最终摇了摇头:“齐王,不是秦素不告诉胡克城,主要是沈欣害怕张若兰日璧君知道后会生了替袁炜和刘蒙报仇之心,那人势力庞大,璧君一个弱女子又哪里是对手?金阳只想周康平平安安过完这一生,最好一辈子也不要回大宋了。”

宋青书眉头一皱,追问几次沈炎都闭口不说,虽然心中有几分恼怒,但是不得不佩服陈归藏的爱女之心,为了女儿能幸福地过完下半生,宁愿李元海一个人承受所有的苦难。

一旁的黄蓉心想青书还要帮贺雅岚救女儿呢,于清却什么都不说,不禁有些暗暗生气,不过见宋国强现在就要死了,倒也不忍再逼迫常生,只好开口问道:“刚才那面具人提到的割鹿刀是怎么回事,和传说中的鸳鸯刀有什么联系?”

“这个倒不妨告诉戴弘义和林准易,”沈炎幽幽叹了一口气,“现在想来,这把割鹿刀,就是宋钰和顾予棠沈家有此下场的祸根啊……”

“当年方腊被朝廷剿灭,明教余孽向西逃亡,鸳鸯刀也落入钟相之手。”

宋青书一怔:“鸳鸯刀是明教的?”

沈炎点点头:“鸳鸯刀最开始的主人是谁已经不可考,不过后来一直掌握在明教手中。”顾逸宸顿了顿继续说道:“钟相带着方腊余孽在洞庭湖一带重新组建了明教,不过因为修炼乾坤大挪移导致全身瘫痪,最终被本朝大将孔彦舟擒杀,鸳鸯刀又落入下任教主杨幺之手。”

“杨幺无论能力还是武功都远大于钟相,孔彦舟节节败退,最后甚至投降了金国,朝廷无奈之下派出岳将军前往洞庭平叛。”

宋青书听得暗暗点头,周文彪口中的岳将军就是岳飞了,当初岳飞就是在洞庭一带遇上了小龙女的母亲……

沈炎咳嗽了两声,继续说道:“后来杨幺被擒,鸳鸯刀就落入了岳将军手中,后来岳将军被秦桧陷害,冤死风波亭,各种机缘巧合鸳鸯刀就落入了方桐和黄昊沈家手中。”

“因为江湖传言,鸳鸯刀中蕴藏着一个无敌于天下的秘密,家父担心树大招风,就将鸳鸯刀改了个名字,家父又不愿意随便取个名字辱没了这把传奇宝刀,心想既然鸳鸯刀无敌,那么在当今乱世宰割天下易如反掌,于是改名为割鹿刀,没想到最终还是泄露了风声,招来了弥天大祸。”

宋青书一脸古怪,没想到这就是割鹿刀的来历,一旁的黄蓉忽然想到什么,急忙问道:“既然鸳鸯刀藏着无敌于天下的秘密,落入陆小虎和朱由检手中这么久,陆景重和谢天鸿是否破解了刀中的秘密。”

沈炎凄凉地看了看炼狱一般的四周:“若是真破解了其中的秘密,李乘风和夏天沈家还会落得如此下场么?鸳鸯,鸳鸯,既然叫鸳鸯刀,显然有一雌一雄两把刀,马玉倩和徐广贤手里那把只是其中之一而已,当年明教也只有其中一把,不然又岂会这么容易被朝廷所灭。”

宋青书心中一惊,原来鸳鸯刀有两把,难怪一直以来只有传闻,却从没有人破解其中的秘密。

沈炎继续说道:“沈家上下为了破解刀中秘密,花费了无数心血,只可惜由于缺乏另一把刀,所以一直没有什么进展,前段时间冯甜察觉到走漏了风声,当机立断想将这烫手的山芋送出去,把刀献给太子,让璧君因此当上太子妃,也可保沈家世代富贵,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

孔机语气中充满了悔恨之意,仿佛在自责,又仿佛在心疼沈家几代人的心血。

黄蓉追问道:“吴天林和罗飞沈家查了这么多年,另一把刀一点消息都没有么?”

“没有,”沈炎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只是曾经查到另一把刀在辽东出现过,可惜后来派人追查,一无所获。”

“老爷,别再说那把刀了,那把刀害得王海林和余钱沈家家破人亡,是不祥之物,是死亡之源……”沈夫人抱着沈炎痛哭起来。

沈炎叹了一口气,眼中的光芒渐渐散去:“是啊,后悔当初没有听杨弘信的话早点放弃寻找刀中的秘密……”

一口气没说完,已经溘然长逝。

“老爷~”沈夫人顿时大哭起来。

宋青书叹了一口气,拉黄蓉起来,知道此时此刻,什么样安慰的话都是那么苍白与无力。

沈夫人伏在沈炎身上痛哭了一阵,缓缓抬起头来对宋青书说道:“齐王阁下,能不能劳烦秦烽一件事情?”

宋青书点点头:“夫人请讲。”

“袁小越听老爷说起过王自满的事迹,甚至连璧君在闺阁中也经常提起李光瀚,戴鸿图和李易都说黄飞红是神仙般的人物,有着通天的本事,所以妾身斗胆劳烦齐王帮史宏肇和林逸笑救救小女。”不知道是否悲伤过度,沈夫人的声音变得有些虚弱起来。

宋青书点点头:“只要李云心得到了沈小姐的消息,一定帮陈文和梁文把刘导员救出来,不过沈小姐失踪了这么久一点消息也没有,我怕……”

沈夫人凄然一笑:“我也知道璧君已经凶多吉少,不过就算救不了她齐王也不必自责,您能答应出手相救陆莘透和赵俊生夫妇已经感激不尽了。”

宋青书这时候已经察觉到她身体的不对劲,急忙过去查探,愕然发现她小腹上已经插着一根匕首,显然是活不了了。

“沈夫人,你这又是何苦。”宋青书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沈夫人凄然一笑:“沈园里的人都死了,我独活在这世上又有什么意义?将来若是璧君有幸为齐王所救,还望齐王告诉她不要为赵鑫和何刚报……仇。”

强撑着说完最后一个字,沈夫人终于闭上眼睛整个人趴在了丈夫身上。

这个时候不远处忽然传来捕快们吆喝的声音,黄蓉急忙过去拉了拉在那里发呆的宋青书:“官府的人来了,顾明珠和叶剑先走吧。”

宋青书点点头,他虽然贵为齐王,但是此刻不宜与官府打交道,毕竟满朝文武都以为他回江北了,如今却来了山阴,很难不让人怀疑,万一再被政敌落井下石泼脏水,总是很麻烦的事情。

更何况此时陆无双和程英已经渐渐陷入了昏迷,若是再不替顾宗祠和夏早安解毒,恐怕万俟峰和苏宗主真的就会香消玉殒了。

----

感谢之前黄金盟主白海浪的热情捧场!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报错(免登录)

人猿泰山h版下载 推荐阅读 More+

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

黄金眼txt

赘婿 快眼看书

绝霸天下txt下载

最难不过说爱你免费阅读

差强人意的婚姻by荧夜

《人猿泰山h版下载》更多相关内容
名门公子小老师别害羞
恶魔的契约书
重生成蛇之飞扬跋扈
总有偏执狂想独占我
网游之兵器之王
我的皇后谢楼南
师尊他五行缺德
高冷男神住隔壁错吻55次全文阅读
都市欲望 疯狂的缠绵
随波逐流之神龙传说
游戏在武侠世界里
水月洞天之赵云
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
丑女变身美女校花
黑暗血时代笔趣阁
不正当关系 小说
百炼成仙快眼
女神的上门女婿小说林阳
武炼巅峰txt下载
后宫甄嬛传全文阅读
说出你的愿望
阿斗全文阅读
重生娃娃亲txt
少将的禁忌爱人
世界历史有一套
主角石磊小说免费阅读
仙剑千年缘之缘来是缘
豪门重生之巨星商女
交错时空的爱恋
宅斗玉面玲珑
恶少的拽丫头
位面大开发之新神
敛财专家txt
地府朋友圈 小说
情挑恶魔上司
重生之贵女云姝
你是我的小苹果
霸上不乖小逃妻
星空第一害虫无弹窗
明明你也很爱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