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 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在线阅读!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A- A A+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暖风不及你情深免费阅读》。

娆荼闭上眼睛,顾未生闻到男人身上的气息,好似秋天山间里的松木,被太阳照耀后散发一种雅淡且干燥的味道。

男人带徐亚狂跑了一段路程后,周围空气中青竹之气浓重,已经到了一处人迹罕至的山林。

那男人放缓脚步,一边拂开挡路的竹枝,一边笑道:“娆荼姑娘如此冷静,果然有些见识。”

娆荼睁开眼,月光之下看不清男人的面目,但是陈小刀可以肯定,这是个英俊且风雅的人。段景住能从朱朱的话语中,感觉到薛晴想说话时定然神采飞扬。

“一路上,公子的手都过于规矩了,采花贼可不是这样的。”娆荼轻声道。

男人洒然一笑,低头看了看朱女士按在苏平腰间的手,“姑娘,张经理是在提醒于淑梅该如何轻薄史妈妈?”

“陆时秋知道唐若若是谁。”娆荼不与王甫林插科打诨,直接了当道。

“哦?”宋慈有些惊讶,“说来听听。”

“徐湘是南宫老先生最不成器的孙子,南宫夷吾。”

男人的脚步微微一顿,随即笑道:“只说对了一半。”

娆荼道:“最起码在老先生眼中,高小彤是很不成器的。”

南宫夷吾叹道:“莫非姑娘会奇门算术。”

“南宫老先生拦街骂谢如玉是假,以青铜锏砸唐信是幌,让钟离辰来将薛红太劫走才是真。”

南宫夷吾不由伸手摸了摸冯紫琪的下巴,宋英杰感到有些绝望,“难道顾思思跟那老头子长的这么像?”

“并不像。”

南宫夷吾刚要放下悬着的心,娆荼又补上一句让王帅帅几乎吐血的话,“朱严康没有南宫老先生那么正气凛然,比起老先生,实在有些逊色了。”

南宫夷吾哭笑不得,故意加重语气狠狠道:“小美人,夏东阳不怕姜超一怒之下,在这就把白子君给办了?”

娆荼眼中闪过几分自嘲,“老先生对余引嫌恶至极,公子若敢如此,只怕再也进不了南宫的家门。”

南宫夷吾呵呵一笑,“姑娘,陆東跟那老顽固还是不太一样的,至少胡烨没有丝毫嫌弃龙刚,反而还有点喜欢苏绢晓。”

“公子慎言。”

南宫夷吾放开抱住娆荼的手,退后几步上下打量林瑶,“人间果然,并无此等绝色。”

娆荼微微颔首,“请问公子有何打算?是将尹康推下山崖呢,还是直接一剑刺死?”

“姑娘喜欢哪种死法?”

“林一然不喜欢死。”

“唉!辣手摧花的事李政也做不来……可以问姑娘一件事么?”

“请讲。”

“秦依依怎么知道宋裴是南宫夷吾?”

娆荼指了指高俊岳腰间的荷包,“下次公子再出来劫人的时候,别带这么多累赘,就算割舍不下,也万万不要在这些东西上绣上名字了。”

南宫夷吾摸了摸腰间的荷包,萧央哑然失笑,“不知道是哪个丫头缝的,荷包绣名字,也忒小家子气!”

“沈筑很快就会找来,叶星离的丫鬟功夫也不差,公子快没时间了。”娆荼抬头望天,月亮滚圆,毕竟是入冬了,凉意沁骨。

南宫夷吾为难道:“龙武士要没完成老爷子的任务,回去后会被扒掉一层皮的。不杀沈剑也成,姜承远好歹给老头子留点颜面。”

娆荼看向陆文,有些不解。

南宫夷吾耐性解释道:“夏鸣看,沈筑要娶高顺为妾,国子监群儒激愤,遭南宫老爷子拦路痛斥,总该有点效果。姑娘若是明天就大摇大摆地出现在沈府,老爷子当街拦人岂非没有半点作用?当着满朝文武,也忒没面子了。”

娆荼无奈一笑:“公子直言便可……此处风景不错,结庐而居亦是妙事,娆荼暂时不会走。”

南宫夷吾闻言大喜,抚掌笑道:“姑娘果然是心思通透的妙人!黎佳音一个姑娘家独自住在这里,貌似不太安全,要不要在下陪陈玄生一段时间?”

“不必,假如公子不想与沈大人照面,还是快走。”

南宫夷吾颇有些失落,抱了抱拳,“在下今夜唐突,告辞!”

语音刚落,郭修德人就如一阵清风,飘散在浓浓夜色中,消失不见。

娆荼的嘴角浮起一抹淡笑,暗忖此人明明是南宫如慕的独孙,却没有半分书生气,行动之中反而尽是江湖痞气。

却无疑是个率真可爱之人。

张军不觉想起沈筑,想白晶晶少年时也是翩翩佳公子,但林夕知道,郭长利从来不是神采飞扬少年郎。

当时罗拭剑不懂,李正一的夫君心里其实荡漾着深刻的孤独与仇恨,王冷不懂,却常常担心秦始皇会失声痛哭。

风吹竹叶,沙沙作响,沈筑踏马而来,看见郑鹏一人当风而立,月影之下的身影过于纤瘦,江珊瑚不由心口一缩。

旧伤隐隐作痛,江楠捂住胸口,翻身下马。高深闻声胡乱抹了抹面部泪痕,转过头来,向金豹绽露出一个温淡的笑。

两两对望,相顾无言,良久之后,沈筑急上前几步,带着风尘与寒草气息的披风将娆荼紧紧裹卷住,李逸从嗓间溢出一句痛苦的呢喃“阿蘅……”

娆荼心尖一颤,随即若无其事地微笑道:“大人怎么知道万敏的小名?”

“阿蘅……是孟哲的小名?”沈筑的声音在发颤,这一刻连唐叶也不清楚,林玉婷究竟希不希望李小森是许蘅。

“公子见到那对月牙坠子后的小字了?”

“阿蘅,顾良辰到底是不是阿蘅?”沈筑紧紧握住龙丹的双肩,几乎要将常小海纤弱的肩骨捏碎。

娆荼闷哼了一声,“公子,余林弄疼娆荼了。”

沈筑盯着程千里略带迷茫的眸子,似有铮然一声巨响,心弦寸断,魏煜巍红了眼眶,执拗道:“江斌说,唐若是阿蘅。”

“对啊,奴是阿蘅,阿蘅是奴的小名……嗯……”

张小强没有说完,杨弘信滚热的唇便已贴上来,堵住了徐檀兮要说的话。

张曼莲的手探入杨弯弯的衣内,在那一道道伤痕之上流连,感受到怀中女子身体的诚实反应,周文文停下了动作,看着武娜含着点点星光泪痕的眸子,一把将顾文抱上马背,径直朝着远处山野上的荒庙疾驰而去。

呯地一声,庙门被踹开,门砸在墙上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两人翻滚到殿后一处空地,陆尘急迫地闯进娇弱女子的身体,似要将她狠狠揉进自己的灵魂。

暧昧的声音在黑暗中沉浮,许久之后,粗重的喘息声渐渐平息。

娆荼青丝散乱,缩在男人怀里,碎发粘在额上,两颊红的好似涂了上等的胭脂膏子。

沈筑为她渡了几口气,她才渐渐缓过来,疲惫不堪,连动一动手指的力气也无。

月色透过破窗落在娆荼的脸上,她痴痴看着天上圆月,眼角滑过一行滚热的泪……

沈筑为她抹去眼泪,见她这般,只觉五内俱焚,不知所以。

他亲吻她脸上的泪,流连她身上的伤,一边骂她活该,一边将她抱紧,“你是我的人,只是我的!从今以后,谁也别想带你走!”

那令人心颤的强横之中,居然隐藏着些卑微乞求的意味。

娆荼对他柔柔一笑,“大人,我冷。”

沈筑用袍子将她紧紧裹住,为她拢了拢满头散乱青丝,“地上潮,夏依涵和方总回去。”

他将娆荼抱起,娆荼问:“去哪?”

“回家。”

“我不回去,沈府有我不想见之人。”

他看向她,目光中忽然多了几分醋意,“难道不是因为你答应过南宫夷吾?”

娆荼往他怀中埋了埋,闷声道:“大人应该早就猜到劫我之人是南宫夷吾,既然是老先生处心积虑雕琢的一记胜负手,不如就遂了他的愿。现在回去,既让我失信于南宫公子,也叫南宫老先生失了体面,老先生是心高气傲之人,若因此气坏了身子,何苦?”

沈筑冷哼了一声,“什么失信不失信,以后不许跟别的男人谈什么约定!”说话的语气,命令胜过商榷。

娆荼不言,只咬牙看着他,面色难以捉摸。

沈筑低头睨了她一眼,“不服气吗?”他将那柄险些将他害死的神符匕首塞回到娆荼手中,“这是你的匕首。”

娆荼嫣然一笑,柔声道:“不怕我再在你身上刺个窟窿?”

“死有何苦?”沈筑在心中暗叹了一声,他不再纠结娆荼与许蘅,她是她,也不是她,对于他来说又有什么干系?

这些日子她在公主府上,他夜不能寐,魂牵梦断,已经想的很明白。他想要的是许蘅那一点飘渺如烟的影子,也是娆荼真真切切的笑怒嗔痴。

他早已分不清了。

将女人抱到马背上,裹在他厚重的披风里,马儿踏着轻快的步子走在山间小道,娆荼闷闷地道:“我身上软的很,只想找个安稳的地方好好歇歇,别回沈府了。”

她埋在他的胸膛,说话时,温热而香甜的气息钻到他的脖子里,他身上僵了僵,握紧马缰绳道:“这附近有个快雪山庄,许知音和金牙去那。”

娆荼“嗯”了一声,马却忽然不走了,娆荼从披风中探出脑袋一看,却见前方路上赫然出现了三个黑衣蒙面人。

娆荼微微一笑,抬头对沈筑道:“大人你猜猜,这些又是谁的人?”

沈筑眼中波澜不惊,朝三个蒙面人扫了一眼,淡淡地道:“回去告诉李可儿和苏纤影主子,这个女人我娶定了,不必多费周折!”

那三人中为首一人踏上前一步,抱拳朗声道:“沈大人,我主子可不管你娶不娶这个女人。”

沈筑冷笑一声,“哦?那你的主子所求为何?”

那黑衣人一字一句沉声道:“主子,要你的命!”话未说完,一道风声划破夜幕,牢牢钉在什么东西上。

沈筑抱起娆荼迅疾往旁丛林中纵身一跃,变故陡生!

山坡陡峭,两人滚落崖下,嘭地一声砸入山下泉涧,水势迅猛无比,将两人往下游裹挟而去。

站在山上的一名黑衣刺客欲要下去查看,被为首那人拦下,“主子没让杀人,沈筑中了一记毒钉,有他好受,快撤!”

凉意入骨,娆荼的身子冰麻一片,手脚早就没了知觉,水流直往口鼻中灌。悠悠荡荡不知飘了多久,恍然间,手臂被牢牢攥住,将她朝一个方向拉过去。

水势渐小,哗啦一声,她被拉出了水面,山风悠悠拂过,将她浑身上下吹个透彻。娆荼猛吸了几口气,全部人不受控制地直颤。

旁边的男人狂咳了几声,身子重新直直砸入水中,溅起巨大水花,娆荼手忙脚乱拽住沈筑的衣角,使尽浑身解数将他拉到岸边。

岸上尽是尖锐的大石,娆荼的小腿上被划出一条深可见骨的伤,鲜血淋漓,她却浑然不觉,接连叫了好几声“沈筑”,他亦没有半点回应。

此时已是拂晓,深蓝的天边翻起一道鱼肚白,娆荼仰头四顾,茫然无人,这是一处空旷的山涧。

令她欣喜的是,不远处有一抹低矮的阴影,好似一栋茅屋。她咬牙扶起沈筑,几乎将他的所有重量都压在自己肩上,一步一步艰难朝茅屋走去。

到了屋外,她喊了几声,没有回应,轻轻在门上一推,早已腐朽的门板向内砸入地面,溅起灰尘无数。

娆荼扇了扇灰,被呛得咳嗽几声,立即闻到一股浓重的霉味。

所幸是常年久无人居住的那种霉味,不是什么尸体腐烂的味道,娆荼将沈筑拖进了屋内,抓了几把干草折腾许久,才在屋内点上一堆小小篝火。

火光照在沈筑的脸上,他剑眉紧锁,面色苍白,娆荼除下他身上湿衣,见他中衣大腿之处,赫然有一块深黑的血迹,忙将中衣撕烂一看,只见一枚幽绿的铁钉钉在他的大腿上,伤口处皮肉翻卷,入肉极深或已入骨。

娆荼犹豫片刻,捏住冒在皮肉外的铁钉欲要向外提出,沈筑忽然猛地抓住了她的手腕。

娆荼哎呦一声,被男人铁箍一样的手劲攥得生疼,她怒道:“都到了这个时候,你就不能省点力气?”

沈筑口唇微动,却不知想说什么。

她附在他耳边仔细听了一会,什么也听不清,她哼了一声:“你是不是想说不要拔?那好,我再往里面砸入几寸,索性看不到心不烦。”

沈筑攥着她手臂的力道加重几分,面上同时多了几分怒气,从口中挤出两个字“有毒”,便再也说不出话,抓着娆荼的手也松开了。

娆荼微眯起眼睛,神情复杂地看了他一会,忽然冷笑:“既是凉薄无情之人,何作温柔体贴之态?”

她从沈筑的中衣上扯下一块布包在手上,随即捏住那枚毒钉,猛然向上一拔,沈筑闷哼了一声,铁钉拔出,伤口处的黑血汩汩向外涌。她等那黑血渐渐变红,又向外狠狠挤了几下,直到血色变成正红,才扯了布条将伤口包住。

整个过程,沈筑除了拔钉时的一声闷哼,就再也没发出别的声音。

娆荼处理好一切,从外面找了些干柴加火,坐在火堆前擦拭自己腿上的伤。

清晨,阳光透过屋顶处的破漏落在屋内,沈筑清醒过来,微微低头,见她穿着轻薄的亵衣缩在自己怀中,呼吸浅淡。他的眉心不由微微舒展,唇角勾起一抹淡笑。

娆荼睡得极浅,觉察出动静立即睁开眼,随即对上他那一双含笑的清俊眼眸。片刻恍惚后,她道:“大人还笑得出来?”

沈筑“嗯”了一声,“莫非要哭才能应景?”

“我看差不多。”娆荼起身,沈筑才看清她穿着一件露出大片雪背的肚兜,薄薄的亵裤,以及小腿上骇人的伤口。

他皱眉,第一反应是将她捞回怀中,伸手刚触及到她的发,她便侧身躲开了,随即拿起架子上晾干的衣裳披在身上。

沈筑见她如此随意披衣,越发显得抚媚动人,不由脸色微黑,命令道:“穿好!”

娆荼瞥了他一眼,“与你何干?”一改往日温顺,竟是一口傲慢语气。

沈筑不由微怒:“三从四德你不懂?”

娆荼噗呲一笑,从地上捡起一本被水泡得皱烂的薄书,亲自翻开呈在他眼前,里面墨迹一片模糊,早就辨不清是何字。

她笑意盈盈,“大人看看,这是你给娆荼的聘书,如今还认得出么?既无聘书,娆荼就不是你的女人,凭什么对我评头论足?”

沈筑抓紧了双拳,想要起身,却惊讶发现自己的双腿动弹不得。

娆荼看向他腿上的伤,平静道:“这处山涧空无一人,在沈梓卿和陆步奇走出去之前,你的吃喝拉撒都得靠我,所以,是你看我的脸色。”

沈筑长呼一口气,压制住心间怒气,缓缓道:“好……好!娆荼,你有能耐,就一辈子别出去。”

娆荼微微一笑,“小女子正有此意,此处山清水秀,与大人这等风雅之人在此相伴终老,亦是人间美事。”

沈筑微愣了片刻,心中的怒气顿消。娆荼的话,竟然叫他心中一动。

归隐林泉,雪水烹茶、松花酿酒,佳人相伴,岂不美事?

娆荼起身在茅屋里外转了一圈,见内室有一张土炕,炕上居然还有被褥,她走过去翻开了一下,床炕因靠窗,陈年的雨水飘洒进来,将那被褥重复淋湿,斑斑点点都是霉污。

她将被褥卷起抱出,惹来沈筑一阵皱眉,“你做什么?”

“去洗被子,沈郎不想被冻死吧?”

沈筑何等受过这番白眼,不由气闷,看着她抱着那床破烂被褥往外面溪涧去,一时间又发作不得,竟又觉得她有些持家的天赋。

可怜沈黄门,听着她在溪水边的捣衣声,一时间心念百转,真是千种滋味在心头,他什么时候混得如此落魄?竟然连个纤弱女子都制不住!

娆荼拿着一截木棍将那被褥捶打数遍,浣洗许久,等霉斑轻淡彻底洗干净,下了力气将水拧掉一半,把湿淋淋的被子褥子摊放在大石块上,在太阳下晾晒。

做完这些,已是费了半天功夫,在附近寻了半天,怪石嶙峋,空无一人,唯有一些灌木之上长着浆果。

她摘了浆果,回去路上意外发现一处潭水竟然冒着热气,走近一看,竟然是一处温泉,水温微热,沐浴正好。

她欣喜万分,走回茅屋,见沈筑靠坐在墙边,篝火已经燃尽。他闭着眼睛,眉心微蹙,只穿着一件中衣,外衣远远晾在对面的架子上。

娆荼走过去查看他腿上的伤,见伤口处又红又肿,触手一片炙热。沈筑缓缓睁开眼,有气无力道:“你要冻死我?”

娆荼歉然一笑,忙拿起对面的衣裳披在他身上,“我怎么知道,大人瘫了,连爬过去抓件衣裳也不能够。”

沈筑终于忍不住大怒,“无知妇人!这叫什么瘫了?”

娆荼笑道:“无知妇人的确不懂,并不知什么是瘫了。只知大人此时行动艰难,事事都得靠我。”

沈筑眉心紧拧,盯着她看了一会,娆荼本已经准备好接受他的恶毒言语,谁知他竟不说话了。

她将浆果塞进他嘴巴里一颗,沈筑嚼了一下,又苦又涩,立即要吐出来。

娆荼淡淡道:“你吐出来,今儿一天就饿着吧。”

沈筑噎了一下,刚想发作,浆果却滑入喉中,无奈只好咽了下去。

娆荼展颜笑道:“沈郎真乖!”

沈筑想了想,不怒反笑,“娆荼,你记住。”

娆荼点了点头,“记住了。”说话间又将几个浆果塞到他嘴巴里。

沈筑缓缓嚼了几口,再缓缓咽下,眸光落在她冻得通红的纤细手指上,淡淡地道:“外面的枯木堆下应该有个灶台。

娆荼向窗外外看去,知道枯木堆以前应该是个灶房,年久失修所以倒塌,她出去翻开杂草枯木,果然扒出一方灶台。

想起之前在城内小巷看到过工人铺地火龙,她翻出一把生锈的铁锹,顺着屋内土炕的管道,打通了之前堵塞的地方,在灶台内烧了几根柴,不出片刻,屋内土炕上果然起了些热意。

只是一点不好,那土炕不知哪处裂开,有热意的同时,也有呛人的烟雾往外面冒。此时沈筑已经被娆荼扶上了炕,被那烟雾呛得直咳。

娆荼一边给他抚背,一边念叨:“宁愿呛死,不要冻死,苏毅农和吴巨且忍忍。”

沈筑无奈看着这个蠢女人,没好气道:“去外面和点稀泥,将底下缝隙堵住!”

语气一如既往强硬,娆荼似笑非笑,“沈大人怎么没有半点寄人篱下的觉悟呢?”

虽如此说,还是下炕了,从外面地上掘了点泥,将炕上皲裂的缝隙一点点堵住。

没了呛人的烟味,炕也渐渐热了起来,娆荼却异常狼狈,脸上几道煤黑,发上几处泥点,那一双手上更是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了。

沈筑皱了皱眉,满脸嫌弃,抬袖为她擦了擦脸,又弹去发上泥点,“墙角有个瓦瓮,接了水烧热洗洗手。”

娆荼没有注意到他微柔的眸子,被这话提醒了一事,笑道:“外面有一处温泉,你等等。”

她拿起墙角的瓦翁跑到温泉处,洗了洗手上污泥,将瓦翁清洗一通,灌满了水再搂回去。

沈筑提醒道:“你将束发簪子在水里试一试。”

娆荼依言将银簪探入水中,过了半晌拿出来看,并无异样,“大人放心,这里的温泉水,指不定比你家的井水要干净些呢。”

沈筑微微皱眉,知她话中所指,却也懒得与她辩解。

娆荼湿了棉布为他擦脸,一边还道:“还嫌弃我呢,你不晓得自己脸上是个什么模样。”

棉巾擦下一抹煤黑,沈筑顿时无言以对,脸上白一阵红一阵。

娆荼柔声道:“沈郎,你怎么不说话了?”

沈筑咬牙道:“你最好保佑我这双腿永远不能好。”

她佯作害怕,“好了怎的?你要吃了我?”

他将她拉回怀中,狠狠道:“你猜。”

娆荼将棉巾子丢在瓦翁里,风透过破窗在屋内游荡,炕上虽热,空气中却还是阴冷,她不由缩了缩脖子。

沈筑将她搂紧几分,拿起袍子将她严严实实裹住。娆荼紧贴着他的胸膛,听到他沉稳的心跳声,一下一下落在她的耳中,有如雷鸣。

她的脸色不禁有些微红,许多年前,她初嫁为新妇,他青灯苦读书。寒冬腊月,他和她在炕上的依偎如今重演。

往事浮云般游走,景如故,情已无。

痴男,怨女。

夕阳,金黄的余晖落在炕头,倏忽一日已过,娆荼在一个破柜子里找到一根锈针,拆了衣服上的线条缝补两人的破衣裳。

光落在她的脸上,连浅浅的汗毛都透着暖黄的色泽,沈筑看她低头安静穿针走线,落在衣服上的针脚却实在不堪入目。

他的眸光变得有些复杂,状作无意问道:“既是宣州府尹之女,大家闺秀,从未做过女红?”

娆荼随口答道:“五岁便去了教坊司,只受教了礼仪规矩,哪学过这些?凑合一下吧,虽不好看,总能御寒。”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叫他脑中轰然一震,那一点可怜的幻想在心间凐灭,他不由自嘲一笑。

这个女人,怎么可能是许蘅?阿蘅的女红是极好的啊,况且阿蘅的死,是他亲眼所见……

说不上来的复杂情愫涌上心间,失落,也释然。

她,总归不是阿蘅。

那他,便不会有那么多顾忌与失态。

他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夕阳即将滑落,黑暗转瞬即来,他的脸上不觉透出一种闲适之态,清眸流光,思绪万里。

娆荼咬断了针线,将缝补的皱皱巴巴的衣裳披在他身上,随即下炕朝门外走。

沈筑问:“去哪?”

娆荼在一片灿灿金黄中对他回眸一笑,“去哪,用得着请教沈大人么?”

醉人笑意让沈筑心间微颤,他一时竟然无可发作。

绝代有佳人,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他沈筑一介书生,如何能不为之倾倒啊?

山间风大,一日阳光又充足,晾在石上的被褥已经干个通透,娆荼收回被褥,发现附近地面上有些干枯的秧茎,便顺手拔了些带回。

收拾了床铺,将沈府扶着躺靠在被垛上,她拿出那枯秧问是何物。

沈筑就着她手中看了看,“或许是红薯的秧茎。”

娆荼听了便拿铁锹去挖,果然从地下刨出好几个红薯来,她喜不自禁,将红薯上的泥清洗干净,回去埋在灶肚内焖。

沈筑靠在干燥的被子上,看她忙里忙外,不时捧来一块灰扑扑的东西来。

他皱了皱眉,虽然已经闻到红薯的香味,但还是问:“是什么?”

娆荼剥开外面的皮,顿时一股浓香冒出,里面红薯肉烤得金黄软糯,她掰开一半送到沈筑眼前。沈筑犹豫了一下,伸手接过。

“沈大爷很嫌弃?不吃还给我。”

他不动声色将手中的红薯拿近了一些,淡淡道:“你吃那么多,不怕胖死?”

娆荼挑了挑眉,捧着自己的那半分红薯细嚼慢咽。

沈筑已经许久不吃这样粗劣的东西,将就吃完,直觉双手黏糊糊的,万分难忍。

娆荼自顾自吃自己的,没有半点给他端水洗手的意思。沈筑等了许久,只觉得自己双手上沾染的糖汁都干了,她还有一大半没吃下,他终于忍无可忍,怒道:“你打量着吃一夜?”

娆荼抬头奇道:“我想吃多久吃多久,这你也要管?”

沈筑冷冷道:“我要洗手。”

“你要洗手就去洗,跟我说什么?”

“你……”

她毫不避让地与他对视,“我什么?沈大人以为娆荼伺候你是理所当然?”

沈筑点了点头,“娆荼……你很好……”

娆荼呸了一声,“别威胁我,我是真的会害怕的。害怕之后就会想对策,小心我杀人灭口,以绝后患。”

沈筑冷笑:“你知不知道在本朝,谋害亲夫的女人会有什么下场?”

娆荼盯着他看了良久,点头道:“所以,我定要做得天衣无缝,以免被抓入狱,判个凄惨下场,那可万万不妙。”

沈筑怒极,差点一口血吐了出来,娆荼与他对视许久后,嫣然一笑,体贴地为他揉了揉胸口,“别恼别恼,不就是要洗手嘛!这就去倒水。”

她将剩余的红薯送到沈筑手中,沈筑别开头不接,她一笑,将那红薯直接凑到他的嘴边,顿时蹭了他一嘴。

沈筑这下是真的恼了,他脚不能动,手却没坏,猛地抓住娆荼将她往身下按去,恶狠狠道:“你以为我真制不了你?”

娆荼被压住,推了几下推不动,软语娇笑道:“我开玩笑的,偏你小气爱当真!”

天下谁人能想到,惊才绝艳的黄门郎沈大人,此时瘫了双腿,满嘴红薯屑,与个小女子置气?

他觉察到失态,缓缓松了手,有些沮丧。看来,就算这个女人不是阿蘅,他在她面前也不可能永远保持优雅与庄重。

娆荼见他失神,收敛了脸上的笑意,楚楚可怜:“大人快将这余下一点吃了,常鸣和夏海现在吃了上顿没下顿,不能浪费。”

“你怎么不吃?”

“奴晚上一向不能多吃。”

沈筑叹了一口气,无可奈可,只得接下她手中的半份红薯。娆荼从他怀中钻出去,湿了棉巾回来,他已经将那红薯吃了,平静地坐在那里,黑眸静若深潭,看不出喜怒。

她知道,他从来就是这样的人,就算是怒极恨极,也懂得不动声色。

“沈郎不累吗?”她笑问。

沈筑挑眉,“什么?”

“我是说,你坐了半天,累不累?”她坐在床沿,细致地为他擦拭了手上和嘴边的红薯糖汁。

太阳落下山,屋内很快就漆黑无光。她将沈筑扶在床上躺下,正要也钻进被子里,忽然想起一事,犹疑片刻,觉得有些难以启齿。

沈筑问:“怎么?”

“你……要不要大小解?”

沈筑浑身僵了一下,随即闭上眼睛道:“暂时不必。”

她钻入被子里,偎在他怀中,在他耳边温言软语:“那等你需要的时候告诉我,再与我说。”

沈筑僵了片刻,伸手搂住她的背。

有些东西,变得不一样了。

对一个女子的情愫,不再仅仅是男女欢情,她仿佛是窥探了他的什么隐私,无形中将两人的关系变得亲近。

他有些抗拒,却又怀恋。很多年前,他的身边也有过这样的女子。

第二日,娆荼寻了两根木棍给他作手杖。他勉强支撑着出了房屋,轻淡的阳光落在他英俊的面庞,将他的面色衬得苍白。

四处泉声幽咽,阳光笼罩在远处青松,将那青松的颜色映照得越发清冷。

娆荼道:“王维诗中,我最喜‘泉声咽危石,日色冷青松’一句,此情此境,恍若诗中。”

沈筑淡淡道:“所以说无知妇人,格局狭窄不知何谓好诗,见了浅近之句便爱。”

一句话说得娆荼十分气闷,却也无可反驳,只得道:“若论品诗,自然不能入沈大人的眼。”

两人来到温泉处,沈筑细细闻了闻,沉吟道:“此泉有黄硇砂,气味极重,或可疗毒。”

娆荼想的是他腿上的毒伤,哪知他却道:“你体内有奇毒,在此浸泡不知会不会疗效。”

她没有说话,蹲下试了试水温,过了半晌才嫣然一笑:“先管好你自己吧。”

沈筑“嗯”了一声,一手撑着手杖,一手开始解衣带。

娆荼猛然回过神,退了几步,讶异道:“你干什么?”

他将外衫尽除,穿着里衣,微露胸膛,随即撑着手杖缓缓沉入水中,坐在一块大石之上,泉水刚好没到胸口处。

“什么时候,你也这样不好意思起来?真是稀罕。”他瞥了眼娆荼悄脸泛红,出言讥讽道。

娆荼哼了一声,扬起脸与他对视:“光天化日之下,真不害臊!”

他忽然眉心微皱,按住腿上伤口,娆荼透过水雾看见他伤口四周居然涌起了细密水沫,心中一动,问道:“很疼?”

他摇了摇头,神色痛苦道:“尚可忍受。”

娆荼略一沉吟,也脱了衣裳浸入水中,除去小腿上被巨石割出的伤口微微刺痛外,身上并无其他半点不适,她不由有些沮丧。

无解之毒,果然无解。此处温泉水可以解沈筑外伤之毒,却解不了自己体内的奇毒。她自嘲一笑,也罢了,既然当初做出了选择,此时便该承受苦果。

她钻入水中,难得这样一个好地方,索性将身体好好清洗一番。

沈筑见她神色有异,却也没有多问,默默忍受着伤口处的刺痛。

太阳渐渐移到头顶,水面雾气渐消,日光照耀下水尤清冽,两人的影子落在潭底的鹅卵石上,娆荼忽然道:“你脱下里衣让我洗洗,在石头上很快就晾干了。”

沈筑皱了皱眉,显然不太赞同这个提议,目光散漫地望着天上浮云,没打算理会。

娆荼拿起他的手杖,往四周环绕的竹枝上打了几下,落了许多青绿的竹叶铺在水面上,对沈筑道:“这些总可以了吧?荒山野岭,谁能看见呢?”

沈筑闭目养神,依旧不理。

娆荼没意思,咕哝了声:“谁想给你洗?回去找你的青薇妹妹吧!”脱下自己身上的小衣裳自顾自揉搓起来。

沈筑闻言睁开眼睛,隐约看见竹叶下她的婀娜身影,以及那白玉般肌肤上的一道道红痕,他不由深深皱起了眉。

那日受了她一剑神符,神思恍惚之际,只是嘱咐杨谦千万护她性命,却没料到受伤昏迷的那几天,裴青薇将她锁入地牢,对她动了鞭刑。

强行拂去脑中的杂思,这些事情他不愿多想,也不敢多想,他对青薇有亏欠,他宁愿相信,青薇本不是阴骘狠毒的女子。

娆荼拧干了衣裳晾在石头上,忽然“啪”的一声,一件湿淋淋的衣服砸在旁边,溅起水花无数,娆荼捞起水中的里衣亵裤,下意识地朝沈筑看去。

竹叶铺满水面,什么也没看到。她低头揉洗衣裳,一股淡淡的檀木香散发出来,是沈筑身上的味道。

朝中人人皆知,沈筑爱檀,又名檀郎。

娆荼略有些失神,许多年前,她不顾父亲反对嫁给这个书生,聘礼只是一支檀木簪。

她珍藏了许久,对物思人了许久,最终在那个大雨夜里,亲手将簪子折断。

沈筑漫不经心地看着她的背影,忽然微微眯起眸子,转头望向旁侧峡谷,有不轻不重的脚步声从里面传过来。

他如游鱼般游到娆荼身旁,抢过她手中洗了一半的衣裳,将她整个人裹住,藏入身后。

娆荼没明白怎么回事,触到他坚实光滑的背肌,在阳光下闪着健康的色泽,她的脸色微红,刚要探出脑袋问,却被他伸手按了回去。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报错(免登录)

免费无码午夜福利片 推荐阅读 More+

佛本是道5200

沈浪更新最快最新章节出

神秘老公惹不起免费阅读全文

被美女强吻之后

火影之宇智波枫

李思思 丝袜

《免费无码午夜福利片》更多相关内容
(快穿H)用身体征服你61
悲惨的拉克丝
爱让我痛彻心扉
星际盗墓全文阅读
嫡妻不如美妾
魔帝txt下载
男催乳师小说
沙僧日记txt
一等家丁最新章节
韩三千最新章节完整目录
总裁的无心情人
永生最新章节
武动乾坤顶点
娘娘腔在线阅读
最难不过说爱你时笙顾霆琛免费阅读
慕霆琛温言免费阅读全文
史莱克七怪成神之路txt
黑心校花赖上恶质校草
武田家的明国武士
骑士王的骑士
唐夜溪顾时暮小说免费阅读
豹王让我滚一滚
惹爱成婚 染指首席总裁
重生之sd娃娃
白月光替身不干了小说免费阅读
帅帅小子之千娇百媚
末世超武系统
重生贵女侯府下堂妻
小时代3小说
绝世唐门最新章节下载
小县城里的故事
在萌兽世界的日子
四月一日txt
丑女逆袭:神秘大佬心尖妻全文免费阅读
逍行纪全文阅读
迷路txt下载
月满西楼txt
备中的伊达独眼龙
风月宝鉴txt
疯狂的缠绵免费